云南频道

【微纪录·云南故事】洱海边有群上海来的“治水人”

2021年02月24日 08:41:41 | 来源:新华网

  洱海,云南省第二大淡水湖。万顷湖水,水质如何?变化如何?权威答案的得出,很大程度上要基于494个数据——对分布在洱海水面的19个采样点进行上下两层采样,再对38个水样逐一进行13项指标分析。

  特别是进入冬季,繁重的水样采集、数据分析工作,每周都要进行两到三次,而承担这项工作的,是一群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治水人”。

王欣泽(左1)和上海交通大学云南(大理)研究院的研究人员。新华网 赵普凡、丁凝 摄

  老中青三代“治水人”

  在上海交通大学,流传着一则“老人与海”的故事。故事中的“老人”,是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孔海南;而故事中的“海”,则是距离上海千里之外的洱海。

  1996年和2003年,洱海两次大面积暴发蓝藻。水质的急剧恶化引发了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2006年,洱海保护被纳入“十一五”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年过半百的孔海南毅然接下这一项目,跨越千里,将实验室搬到了洱海边。

  采访中我们没有见到孔海南老教授,由于年龄和身体的原因,他已不再常驻大理。自2006年成为国家水专项洱海项目负责人以来,这位一头银发的老人走遍了流域的每一个村庄、每一条溪流,倾尽所学为洱海“把脉问诊”,自己却饱受心脏病频发的折磨。2012年课题与项目验收结题后,他一回上海就被送进了医院,连续接受了两次心脏手术。

  接下“老人”肩上重担的,是同样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70后学者王欣泽。早在2007年,王欣泽就扎到洱海边,跟随孔海南老教授做国家水专项洱海项目;项目结束后,交大和当地政府都希望把这支团队保留下来,继续从事洱海保护治理工作,2014年,上海交通大学云南(大理)研究院成立,王欣泽任院长。

  初次见到王欣泽的时候,他刚从洱海边的一个库塘提升改造项目现场回来,晒得黝黑的脸上挂着汗珠,肩上背着一个陈旧的双肩包,看起来有些不修边幅,他自我调侃,“我身边的年轻人,背地里都说我像民工。”

  王欣泽口中的年轻人,是上海交通大学云南(大理)研究院的30余名80后、90后“治水人”,年富力强的他们,常年扎根在洱海边,续写着“老人与海”的故事。

研究人员在洱海水面进行采样工作。新华网 赵普凡 摄

  494个数据“透视”洱海水质

  冬季的洱海,水光万顷,风景如画。上午9点,一艘游船从大理港游船码头出发,沿海东方向前行。与其他游船不同,这艘船上的“行李”,是一大堆瓶瓶罐罐,以及一些叫不上名字的仪器;船上的乘客,则是上海交通大学云南(大理)研究院的研究人员,和往常一样,他们要完成19个点位、38个水样的采集和分析工作。

  出发仅6分钟,游船就在水面停了下来,“第一个点到了!”不等王欣泽布置,两个小伙子就快步走出船舱,到甲板上采集水样。按照要求,他们要在水面以下0.5米、湖底以上0.5米分别采集一次。采上来的水,有的要过筛,有的要加试剂,再分别装进贴有编号的瓶瓶罐罐里。

  与此同时,船舱里的另外3名研究人员也忙碌了起来,有的测量记录PH值、溶解氧、水温等指标;有的观测分析藻类品种、藻类数量……短短2分钟后,游船再次启程,赶往下一个点。

  一个点接一个点,研究人员马不停蹄地进行着采样、分析、记录工作。19个点位全部跑完,已是下午4点半。中间他们只登岸了一次,短暂休整,吃了点盒饭。

  “冷!”“累!”“枯燥!”“船上没有卫生间,连水都不敢多喝!”“有一次玻璃突然被浪打碎了,我就坐在旁边……”游船返回码头的间隙,跟我们熟悉起来的几个年轻人忍不住“吐槽”起来。

  短暂的“吐槽”后,几个年轻人收拾起瓶瓶罐罐,小心翼翼地搬回实验室,又马不停蹄地对38个水样逐一做预处理,以及总氮、总磷等指标的分析工作。与此同时,兼任“大理州洱海保护治理及流域转型发展指挥部”技术组副组长的王欣泽,则赶往指挥部,参加当晚的例行会议,汇报水质、藻类等情况。

  晚上10点半,当天水样的494个数据终于全部出来了。参加完会议的王欣泽赶回实验室,和学生们一起核实确认“水质速报表”,并及时给指挥部发了过去。至此,一天的工作才宣告结束。

  走出实验室,夜色深沉,寒气逼人,我们问王欣泽累不累,他摇了摇头,“热爱就不觉得累了!”

研究人员在实验室对水样进行分析处理。新华网 丁凝 摄

  把论文写在苍山洱海间

  繁重的洱海水样采集和分析,是上海交通大学云南(大理)研究院的一项日常工作,一般情况下每周进行一次,4月—5月、11月—12月这两个季节转换期,则要加大频次,最密集的时候达到一天一次。

  采样工作自2017年8月开展以来,就没有间断过,大量的数据,不仅用于科研,更为相关部门及时掌握洱海水质情况,并采取相应举措提供了重要参考。

  除采样工作外,多年来老中青三代“治水人”还在洱海边主导实施了一系列工程项目,例如周城污水处理厂应急提升技术改造工程、弥苴河河尾湿地提升改造工程、龙凤大沟近岸湖湾水环境改善工程、仁里邑北库塘提升改造工程等等,涉及污水处理、湿地建设、湖湾水环境改善等多个方面。这些运转有效的工程项目,如同一座“生态迷宫”,持续净化和提升着入湖水质。

  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里,洱海全湖水质实现7个月Ⅱ类。而整个“十三五”期间,洱海全湖水质实现32个月Ⅱ类,未发生规模化蓝藻水华。作为水污染治理方面的专家,王欣泽还强调了另外一个重要的指标——入湖污染负荷,“在过去的3年里,洱海入湖污染负荷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削减,以2019年为例,所观测到的数据是总氮、总磷差不多削减了一半。”

  入湖污染负荷的削减,让王欣泽很是欣慰,“这说明流域截污治污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但他也指出,湖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生态系统,洱海保护治理仍任重道远,“治水人”还需久久为功。(完)


出品人 王 江

监 制 李 霞

编 导 念新洪

摄 影 赵普凡、丁凝

撰 稿 念新洪

剪 辑 赵普凡

外 联 黄晓英

  往期回顾

pk彩票娱乐平台

  【微纪录·云南故事】毕怀中:一条腿也要闯出脱贫致富路

  【微纪录·云南故事】金沙江边种柳人

  【微纪录·云南故事】乡村教师农加贵 一师一校坚守“麻风村”34年

  【微纪录·云南故事】一波三折的“天麻扶贫路”

  【微纪录·云南故事】从“阿地马底”到“阿路底”——余友邓下山记

  【微纪录·云南故事】“托厄哈扒”桑南才:32年峡谷邮路 百万邮件传深情

  【微纪录·云南故事】富村青年斗贫记:“90后”带3000留守妇女“指尖致富”

  【云南故事特别策划·战“疫”】春城的4.1万束“微光”

【纠错】 [责任编辑: 范芳钰]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11397614291
网站地图 优信彩票登陆线路 pk彩票娱乐平台 优信彩票登录
太阳城娱乐网站 新葡京娱乐官方网址 申博最高可占几成 太阳城网址多少
168开奖现场直播登入 赤道娱乐注册送38 阿里彩票竞速彩登入 2017博彩送彩金直营网
优信彩票登录 博乐彩票官网 百姓彩票登录 博乐彩票登录
彩票999游戏 彩票999游戏 彩票999平台官网 pk彩票娱乐平台
600xsb.com 585DC.COM 716SUN.COM XSB9999.COM 4444XSB.COM
197sunbet.com XSB9999.COM 118jbs.com 618PT.COM 444TGP.COM
316sun.com 1112127.COM 5888DZ.COM 3454111.COM 88sbsg.com
196psb.com 651SUN.COM 957SUN.COM 66sbsg.com XSB798.COM